卡塔尔王位之争:国王外出度假儿子迅速登基还冻结父亲财产

都离不开资源的争夺。而拥有资源的国家,如果没有强大的政治军事力量作为支撑,必然迟早沦为强国虎视眈眈的待宰小肥羊。

在现代社会坐拥着丰富的不可再生资源对于一些小国家而言,究竟是幸事抑或是不幸,更是难以断言。

就好像是地处阿拉伯地区的卡塔尔,这个地图之上的弹丸小国,却有着极其丰富的石油资源和天然气资源,所以和迪拜一样,卡塔尔的人均GDP也极高。

虽然目前而言,因为有大量的自然资源可供出口,人民生活条件尚可,但长久来看,这样的国家发展必然是无法持久和全面的。

单从他们国内政权的更迭便可窥见一二,这个被现代社会和传统王权拉扯着,被富裕的资源和落后的国家产业撕裂着的小国家,还在书写着他们的动荡史。

卡塔尔是至今世界上为数不多的仍然真正保持着君主制的国家,仿佛一个小小的古老的历史标本。

它现任国王名字叫做塔米姆,是由上任君主主动退位后传位的。这在卡塔尔的历史乃至于世界君主集权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因为在卡塔尔这样一个皇权至上的资源型小国家,国家的资源基本上就约等于皇家资源,绝对的集权能够在很大程度上保证国有财产的高度集中化。

而为了争夺如此难以估量的国家财富和至高无上的权利,卡塔尔的父子之间的政变和政治斗争始终格外频繁,就好像礼崩乐坏的春秋战国一样,人伦被轻易的淹没了。

而掌握着绝对的财政杠杆的当权者,谁又愿意在任期间轻易的放弃已经拥有的一切给自己的儿子呢?除了卡塔尔的上任国王,哈马德。他就是这样一位国王。

再回溯历史,令人惊异的是,哈马德自己却是通过一场“不流血的政变”即位王位的。他又是为何要主动将王位“拱手让人”呢?

哈马德的父亲叫哈利法,也就是卡塔尔上上任君主。作为一名通过政变上位的老君主,哈利法是坚定的封建君主集权的拥护者。

所以他在位期间,始终大力打压国内的民主势力,以及那些对他上位进行抗议反动的团伙。

他认为民主制度在卡塔尔是势在必行的,否则这样一个除了石油以外毫无产业可言的小国,迟早会坐吃山空,沦为列强鱼肉。自强是迫在眉睫的。

而哈利法从即位起便吃尽了石油的红利,再加上到了执政晚期,他是不愿意轻易折腾求变的。因此国王和王储之间不可调和的矛盾就产生了。

哈马德的反叛有多彻底和坚定呢?从他的婚姻我们也能看到这位新王储对于改革的决心。

哈马德的第一任王妃是家族政治婚姻,门当户对。第二任王妃,则彻彻底底触动了父亲哈利法的逆鳞。

这位王妃名叫谢赫·莫扎,是被《》称为“中东商业圈最牛的人”,还被《福布斯》评为“全球百名最有权力女性”。

她出身于卡塔尔名门,本是富家名媛,两人在校园接受高等教育时相识,可以说是出身和实力都与哈马德势均力敌,但他们的恋爱婚姻却遭到了哈利法的大力反对。

原因就是莫扎的父亲曾经因为不满哈利法的谋权篡位而组织,并因此被哈利法囚禁,全家遭到了放逐。

反叛的儿子爱上了罪臣之女,这样电视剧一样的戏码让哈利法震怒。但奈何王储的位置本身就意味着朝局的稳定封建集权的传承,在坚定的儿子面前,哈利法进行了让步。

但是哈利法可能万万没想到,对他而言,最大的威胁,并非来自莫扎的家族和亲人。而是来自自己的儿子哈马德及莫扎心中的民主思想和政治主张。

结婚之后,莫扎热心于国际政务。在国内,她总是以亲民和蔼的形象出现,深入基层,体察民情,关心老百姓的衣食住行。在国外,则总是以优雅迷人的形象出现,积极参与政治外交,大方得体,颇有政治远见。

在她的助力之下,哈马德致力于发展卡塔尔传统珍珠开采业务,并进行国际投资,让卡塔尔停滞的经济发展在石油产业以外有了更多支柱。

老百姓们看到了国家发展的希望,哈马德自然获得了极好的群众基础。而早已僵化的朝局内自然不乏闻风而动的大臣,阵营分化早已悄然的发生了。

哈马德夫妻与他们的民主政治思想悄然在早已食古不化的卡塔尔朝局内掀起了一场政变。随着军事与政治大权的逐渐掌握,哈马德掀起了一场没有硝烟的叛变。

1995年6月,哈利法像往常一样前往瑞士的日内瓦度假。而这一去,就是九年。

前脚哈利法刚刚离开,后脚哈马德就几乎没有受到任何阻碍的轻易夺权。并冻结了哈利法的信用卡和所有银行账户,以防他回国让政局再次生变。

陡然失去了国家掌控权和财产自由权的年迈的老国王拒绝回国传位,承认哈马德的合法性,于是固执的滞留瑞士九年之久。

也是在此期间,他看到了现代化政治和民主改革为卡塔尔带来的积极转变,才让这位传统集权的君主逐渐接受了自己的失败,最终返回了故土。

这一次政变,是哈马德为卡塔尔和自己的民主思想所做的努力,而他接下来的“让贤”,也是一样。

卡塔尔现任国王塔米姆,是哈马德精心培养的接班人。在传位给塔米姆时,哈马德表示“传位决定标志着年轻领导人举起旗帜的开端。”。

哈马德深谙,在这样一个现代化的全球化世界格局中,没有哪一个国家是能够轻易独善其身的,更何况是卡塔尔这样一个石油大国。他们要么挨打,要么便必须在现代化的进程之中摸爬滚打的艰难前行。

他出身于君主专制的国家,却成为了一名现代化改革的民主斗士。他带领卡塔尔走出了石油的“荒原”,也愿意将接力棒交给青出于蓝的年轻人。

或许,国家的制度并无好坏之分,而在于领导者的眼界与胸怀装的究竟是家还是国。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