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尔兰的独立斗争大战对英国造成的结果

1921年初,英国工人阶级斗志昂扬。1920年八月罢工虽然事隔九个月,可是行动委员会的战斗精神仍到处显现出来。工业和运输业各主要部门的工人,都毅然决然地支持了矿工。许多人都看得很清楚,捍卫矿工的工资,就是保护自己工资不被降低。因此,当矿工向三角同盟求援时,运输工人工会和铁路工人工会的领导人由于矿工和矿主恢复谈判的企图遭到失败,便于4月8日通过了一项决议:运输工人和铁路工人从4月12日开始总罢工。普通工人兴高采烈地迎接这个决议。

从4月1日起,煤矿井便完全陷于瘫痪状态。连担任从矿井排水和保证其他安全措施的矿工也停了工。运输工人和铁路工人工会的领导人一面号召会员参加罢工,一面却拚命阻止罢工的实现,结果罢工以妥协告终。4月12日早晨在他们认为矿工和政府有可能恢复谈判时,便决定把同情罢工延期三天举行。这一延期只对那些蓄意破坏罢工者有利。

矿工和矿主之间没有达成协议,因此4月13日运输工人和铁路工人的领导人宣布于4月15日夜间十时开始支持性的罢工。火车司机和司炉工人联合会参加了罢工。电气工业工人工会执行委员会开始和三角同盟谈判,该会伦敦区委会也通过了举行支持性罢工的决议。铁路运输职员工会执行委员会号召自己的会员参加罢工。批发商业合作社协会表示愿意帮助准备举行支持性罢工的工会。事态显然已发展到这样地步:要举行罢工的不仅有三角同盟的成员,而且也有参加其他工会的成千上万工人。

得到这样有力的支持,矿工无疑是会获得胜利的,而矿主和政府的失败也是不可避免的了。人们在闲谈中已讲到劳合-乔治政府一定要下台,而让位给比较进步的政府了。

但是,4月14日的事态却朝着另一个方向发展。当天晚上,矿工联合会书记弗兰克·霍季斯在议会防止罢工专门委员会的会议上自作主张地发表了声明。霍季斯在发言中提出的临时调解冲突的条件事先并未取得矿工联合会的同意,这些条件就是表示矿工的让步。

政府抓住了霍季斯的这一发言。次日早晨,劳合-乔治写给霍季斯一封信,邀请矿工联合会派代表去贸易部与矿主洽商,以便在霍季斯昨天晚上提出的建议的基础上进行谈判。矿工联合会执行委员会拒绝了劳合-乔治的这个建议,这就表明否认了霍季斯的言论,这时铁路工人和运输工人工会的领导者正在伦敦联合大厦开会,他们利用这一事件,作为背叛矿工的口实。这两个工会的领导者拿矿工拒绝在霍季斯4月14日建议的基础上同政府和矿主谈判,从而放过了和平解决冲突的机会作借口,破坏了举行支持性的罢工。4月15日下午3时,托马斯从联合大厦的会议厅出来,向正在那里等候的记者们宣布,支持矿工的罢工就要取消。这样,星期五,即1921年4月15日,反动工会的领袖就实现了对矿工的背叛。英国工人阶级把这一天叫做“黑色星期五。下面这些人都应对“黑色星期五”直接负责:矿工联合会书记、后来公开投靠资产阶级阵营并历任许多公司经理的弗兰克。

霍季斯,1931年同麦克唐纳、斯诺顿一道公开投奔资产阶级阵营的铁路工会领导人托马斯,以及以保守党政府的积极捍卫者身分结束自己政治生涯的运输工人联合会书记罗伯特·威廉斯和运输工人联合会的领导人之一、后来得到保守党特别信赖的欧内斯特·贝文。

英国坚决捍卫被“黑色星期五”的“英雄们”出卖的矿工。因此,劳合-乔治政府对它实行了残酷的。根据紧急权力法案,英国书记艾伯特·英克平和其他七十名党员被捕入狱。警察袭击了执行委员会的办事处。

1919-1921年英国罢工运动具有战斗性和进攻性。资产阶级被迫采取守势,玩弄手段,直至退却。“黑色星期五”以后,情况发生了变化。曾受到群众性工人运动打击的资产阶级,稍稍恢复元气之后就在工党和工联反动领导的支持下,由守势转向工人阶级进攻。在这次进攻的过程中,资产阶级巧妙地利用经济危机,使由于右翼工党和工会领袖的背叛而被削弱的工人的生活更加恶化,强迫他们接受低微的工资,延长工作日。

铁路工人和运输工人的右翼领导人的背叛,给英国工人阶级带来了极其严重的后果。三角同盟受到这次叛变的破坏,英国工人阶级的阵线被从内部突破了缺口。矿工被迫于6月末复工;由于罢工失败,矿工不得不接受矿主的苛刻条件。英国工人阶级想抵挡企业主的进攻,由于步调不一致,没有成效。机器制造业工人、造船业工人、商船海员、建筑工人、纺织工人以及其他许多工人,都被迫降低工资。到1921年年底,有600万工人的工资每周平均被削减了8先令。

1922和1923年,继续对劳动人民的生活水平进攻。英国的领袖之一哈里·波立特于1923年10月写道:有一些工会对这种进攻作了抵抗,另一些工会则不予抵抗,不过“大家都被迫同意把生活水平降低到甚至在1918年都不能想象的地步”。1923年12月英国工人的工资为战前水平的167%,而生活费用则等于当时的177%,1923年春,煤炭业每班平均工资比1920-1921年冬季的工资低一半0。1921-1923年间,建筑工人每周的工资被降低26先令6便士,治金工人被降低56先令,机器制造业和造船业工人被降低31先令;纺织工人被降低21先令;运输工人被降低19先令6便士,公用事业工人被降低20先令。

第一次世界大战后,英国失业工人人数达到英国历史上空前未有的水平。工党和工联大会的领导,实际上逃避领导失业工人运动。1920年底,当失业工人要求中央行动委员会(成立于1920年8月)讨论失业问题时,委员会却声称,此事不属于它的职权范围。

在无人过问的情况下,失业工人只好自己建立组织来领导自己的斗争。1920年10月成立了失业工人伦敦区委员会。1921年年底,成立了失业工人运动全国委员会。英国人在领导伦敦区委员会和整个失业工人运动中起着显著的作用回失业工人伦敦区委员会要求保证失业工人获得与在业工人相等的工资定额。失业工人举行了“饥饿”、,并袭击了实行加班工作的工厂,占领各种房屋,反对由于付不起房租而进行的迫迁。失业工人运动的产生,是英国工人阶级战斗性的革命力量活动的结果。

革命力量的活动,还导致1923年在英国矿工中产生了少数派运动,这个运动很快就蔓延到其他各职业的工人。少数派运动的队伍团结着在英国各工会中活动的富于战斗性的分子。

工人阶级政治组织状况 英国在失业工人运动和少数派运动的组织中起着主导作用。这个时期,不顾英国政府的迫害,不顾工党和职工会反动领袖的诽谤,发出了“停止退却!的口号,动员工人阶级起来反击资产阶级在“黑色星期五”以后向英国工人阶级生活水平的进攻。

在工会中大力宣传建立统一的工会领导机构,作为英国工人运动的战斗司令部。这对于克服英国工会在历史上形成的各自为政和宗派主义的孤立性是很必要的,因为这种现象严重地削弱了英国的工人运动。1921年工联大会总理事会的成立,是英国工会运动中的重大事件。但是,代替从前的工联议会委员会而起的总理事会,并没有取得预期的成果。总理事会领导机构中反动工会领袖的强霸势力,阻碍了这个机构成为工人运动的真正战斗司令部。总理事会的权力非常有限,因而各工会各自为政的现象没有得到克服。

1921-1922年,英国根据共产国际第三次代表大会通过的“的组织建设及其工作方法和内容”提纲改组了自己的队伍。党的领导人帕姆·杜德、哈里·波立特和威廉·加拉赫等在这次改组工作中起了积极作用。加拉赫这样写道:党进行了自上而下的改组,使它从建党以来初次具有真正觉悟的政党的特征。”1923年创办了的群众性周报《工人周刊》(《工人日报》的前身),是党生活中的重大事件。1921年成立了英国青年同盟,它动员英国进步青年支持的政策,并为党的队伍培养青年后备力量。

英国工党的反动领导不仅进行反对英国的勾当,妄图采取各种手段把和群众隔绝,而且千方百计地企图保持和加深国际工人运动的分裂。韩德逊和麦克唐纳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恢复第二国际,作为在国际工人运动中进行分裂活动和反对苏联和的斗争工具方面,起着积极的作用。

在工人运动高涨年代,成为工党政治核心的独立工党,从热烈祝贺俄国社会主义革命胜利的工人和知识分子中吸收了成千上万的新党员。这些新党员的心情是和该党反动领导的观点完全相反的。该党的一个领袖斯诺顿写道:“布尔什维克革命对较年轻的党员发生了深刻的影响。他们对这个推翻资本主义制度,建立共和国的大国的景象感到喜悦。”在这些新党员群众的影响下,于1920年4月召开的独立工党代表会议,以绝大多数通过了退出第二国际并和共产国际商谈加入共产国际问题的决议。代表会议的很多代表,大约占舌的代表都主张该党立即加入共产国际。可是麦克唐纳·斯诺顿和独立工党的其他右翼领袖却把这事阻挡住了。

1920年12月,工党右翼领导发表了麦克唐纳写给各个工人政党的一封带诽谤性的攻击苏维埃俄国和共产国际的通函。独立工党积极参加1921年2月在维也纳建立第二半国际的活动,这个国际的任务是阻止具有革命情绪的工人转到共产国际方面。当革命运动趋于低潮的时候,两个国际组织,即第二国际和第二半国际在英国工党反动领袖的积极参加下,于1923年5月合并为所谓社会主义工人国际。

资本主义总危机不仅在英国本部,而且在其外围猛烈地打击了英帝国主义的阵地,同时动摇了它在殖民地和附属国的统治,引起了殖民体系的危机。

爱尔兰反对英帝国主义的解放斗争达到高潮。根据1918年生效的英国选举法,爱尔兰在英国议会中占103个议席。在1918年的大选时,新芬党(争取爱尔兰独立和建立爱尔兰共和国的政党)的代表在103个议席中占了73席,爱尔兰共和派在大选中赢得的这一胜利之所以具有特别重大意义,是因为英国当局采取种种措施来防止他们取胜。在73名当选议员的共和派当中,有36名处于狱中,其余的人虽然免遭英国当局的追害,但他们不是被迫避居国外,就是转入极秘密状态。没有被捕的议员(27名)拒绝出席英国议会。1919年1月21日,他们在都柏林市府大厦举行会议,成立爱尔兰议会。议会宣布爱尔兰为“主权和独立国家”,并宣布成立爱尔兰共和国。新芬党的一位领袖德瓦勒拉当选共和国总统。依靠爱尔兰人民和由武装志愿部队组成的爱尔兰共和国军队的支持,新芬党开始在国内建立了国家机关地方政权机关、法院和警察局等等。

英国当局妄图使用暴力消灭新芬党建立的国家机关,结果遭到了武装抵抗,并导致了爱尔兰人民对英国殖民者的游击战争,这场战争差不多持续了三年。战争初期,英国政府指望利用正规军来攻打爱尔兰人民,英军残酷地迫害爱尔兰人,奸淫掳掠,无所不为。爱尔兰共和国军队得到地方居民的支持,因而能够组织对英军的有效的抵抗。1920年1月,英国政府宣布爱尔兰处于特别状态,开始对爱尔兰人民实行恐怖政策,执行这个政策的是一批“特种部队”(爱尔兰人民称它为“黑斑队”)和“辅助队”。“黑斑队”由英国形形的刑事犯编制而成,他们得到优厚的报酬。正在服刑的刑事罪犯,只要同意进“特种部队”服役,就可以获释。“辅助队”由前陆、海、空军军官组成,它作为一支特殊的冲锋队进行活动。“黑斑队”的社会成分和以后希特勒的“冲击队”、“党卫队”,以及墨索里尼的法西斯卫队的社会成分相同。劳合-乔治的传记作者认为,“黑斑队”就是“党卫队,的前身。毁灭和洗劫整个地区,残杀和拷打被监禁的爱尔兰人,纵火燃烧,妇女-这就是“黑斑队”和“辅助队”用来吓唬爱尔兰人民,挫折他们的抵抗意志的恐怖手段。指挥“黑斑队”的英国陆军准将弗莱克·克劳斯承认,他的部队“残杀、掠夺、追踪无辜者和烧毁他们的房屋,是因为没有抓到少数在逃的罪犯。但是,这些手段并没有收到英国政府所预期的效果。爱尔兰共和国军队,在当时的条件下采取了唯一正确的游击战术,终于发展壮大成为一支粉碎“黑斑队”,从英国统治下解放许多爱尔兰地区的强大力量。《时报》1920年5月1日写道:

“博英河以南和善农河以西,已不受英国政府的统治.英国政府不肯让爱尔兰自由和它在爱尔兰所采取的恐怖手段,引起了全世界进步舆论的愤慨和英国各阶层人士的强烈抗议。1919年6月10日,矿工联合会特别会议谴责英国当局对爱尔兰人民的自由和独立的残酷进攻”,要求立即从爱尔兰撤退英军,坚决要求议会委员会提前召开工联特别大会,以便“决定有组织的工人阶级对于制造和运输军火进行爱尔兰战争问题应采取的立场”。

1920年夏天,英国工人阶级起来保卫苏维埃国家免受武装干涉者的侵犯的时候,对于在爱尔兰进行殖民战争的抗议也特别强烈。当时英国许多工会要求停止爱尔兰战争,并以总罢工相威胁。

1920年6月9日,矿工联合会执行委员会宣布赞成木工、细木工、红木工匠联合会通过的决议,决议中谴贵了英国政府爱尔兰民族解放运动的阴谋。决议号召工人“拒绝制造和运输用于爱尔兰战争和供应波兰的军火。

一些有影响的报纸,如《》、《曼彻斯特卫报》、《威斯敏斯特公报》和《每日新闻报》等,也纷纷表示反对英国政府对爱尔兰的政策。自由党中不支持联合政府的一派的领袖阿斯奎斯,在下院抨击了政府对爱尔兰的政策。工党党员和一些保守党员支持阿斯奎斯。坎特伯雷大主教和其他一些教会活动家也在上院发表演说谴责英国当局在爱尔兰的行动。劳合-乔治政府内部发生了摩擦。某些大臣也认为在爱尔兰实行滥肆迫害的政策是不明智的。

英国统治集团由于它的许多代表人物明白,在爱尔兰推行的政策已陷入绝境,因而感到惊慌不安。他们知道这种政策会使英国遭到巨大的损害,会在英国和美国之间,以及英国和自治领之间引起紧张局势。

美国(那里有许多来自爱尔兰的移民)舆论强烈地抗议英国政府企图维持它在爱尔兰的统治。1919年2月,在费拉得尔非亚,成立了爱尔兰国民公会,它代表出生于爱尔兰的美国人。公会要求美国总统威尔逊在巴黎和会上支持爱尔兰的自决权”。

1919年3月,美国众议院通过决议,希望巴黎和会“同情地考虑爱尔兰的给予自决权的要求。虽然《》要反击大洋彼岸的抗议,硬说英国和爱尔兰的关系与他国无关国,但英国政府不能无视世界舆论对它在爱尔兰的政策的反响。

劳合-乔治政府在遭到英国工人阶级进步队伍和全世界舆论所支持的爱尔兰人民的坚决的武装反击以后,终于不得不同新芬党达成协议。列宁在谈到英帝国主义在爱尔兰的殖民政策的危机时,写道:“第一次帝国主义大屠杀的胜利者,现在连小得可怜的爱尔兰都不能战胜。

1921年7月11日,英国政府与新芬党签订了停战协定,1921年12月6日缔结了条约。根据这个条约,爱尔兰南部26个郡宣布为“爱尔兰自由邦”,享有自治领权。工业最发达的北爱尔兰六个郡仍处在从属于英国的殖民地地位。条约规定,保留英国在爱尔兰的海军基地,英国仍在爱尔兰境内驻兵,爱尔兰的对外政策受英国监督。

由于缔结1921年条约,以格里菲思和柯林为首的新芬党的右翼背叛了爱尔兰革命者的传统,因为爱尔兰革命者所争取的是要建立一个包括北爱尔兰在内的统一独立的爱尔兰共和国。

1921年的条约没有保证爱尔兰的完全独立,因而也就不能满足爱尔兰人民的全部要求。因此,1921年条约引起了新芬党(该党包括爱尔兰各集团和各阶级–资产阶级、地主、知识分子和农民的代表)的分裂。代表资产阶级和富农的、以格里菲思为首的新劣党右翼,赞成1921年条约。要求爱尔兰完全独立的、在德·瓦勒拉领导下的左翼,拒绝承认这个条约。新芬党分裂的结果,格里菲思任爱尔兰自由邦总统,迈克耳·柯林任总理。德。瓦勒拉及其拥护者转入地下活动,因为右翼新芬党人对他们进行了或酷的。爱尔兰爆发了激烈的内战,是完全适合英帝国主义的利益的。1923年春,德·瓦勒拉发表了“停火”的声明,内战至此终结。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