争争吵吵了27年这个国家终于要改名了— 马其顿为何要改为“北马其顿共和国”

1月11日,议会通过宪法修正案后,马其顿总理扎埃夫与议员拥抱庆祝。 视觉中国

马其顿议会1月11日通过宪法修正案,同意将国家名称改为“北马其顿共和国”。

2018年6月,马其顿议会表决通过更改国名协议。由于总统伊万诺夫反对协议并拒绝签署,议会7月再次表决并通过。按照宪法,议会第二次批准协议后,总统仅能拖延签署,而无法阻止协议诉诸公投。

2018年9月30日,马其顿就更改国名协议举行公投,由于反对派,很多公民放弃投票,公投投票率仅为36.9%,未达到宪法规定的超过50%的有效投票率,因此公投无效。此后,马其顿总理扎埃夫领导的政府向议会提交修宪动议,希冀通过修改宪法推动国家改名。这次宪法修正案的通过,终于让争议了27年的国名问题尘埃落定。

▲2018年10月19日,马其顿议会以120名议员中有80人投赞成票的投票结果,决定开始起草宪法修正案,将国家更名为“北马其顿共和国”。 视觉中国

马其顿自1991年独立以来,与希腊就国名问题争议不断。马其顿的历史和地理变化错综复杂,相关国家深陷其中,剪不断理还乱。

马其顿宪法上的国名为“马其顿共和国”,而希腊则强烈反对马其顿使用这一国名。希腊认为马其顿擅用希腊文化的象征与人物,如维尔吉纳太阳和亚历山大大帝,窃取了希腊马其顿帝国的荣耀,有对希腊北部提出领土要求的野心。

由于希腊反对,马其顿不得不以临时国名“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加入联合国及其他国际组织。但这一名称在马其顿人看来,是对国家独立性的贬低。尽管如此,俄美等国还是先后承认了“马其顿共和国”这一名称。

国名争议导致两国关系紧张。1995年9月,马其顿与希腊在纽约签署临时协议,马其顿同意取消其国旗中的维尔吉纳太阳图案,并取消宪法中领土收复主义的条款,双方承诺在联合国支持下就国名问题举行谈判。

联合国特别代表尼米兹2005年提出“马其顿共和国-斯科普里”作为正式国名,希腊认为这一名称可作为建设性谈判的基础,而马其顿直接加以拒绝,并提出双重国名方案,国际社会使用“马其顿共和国”,希腊使用“前南斯拉夫马其顿共和国”。

在马其顿与希腊的谈判中,曾出现过各种国名方案,如“马其顿宪法共和国”“马其顿民主共和国”“新马其顿共和国”和“上马其顿共和国”,但均未达成一致。2008年希腊以国名争议为名,否决马其顿加入北约,马其顿丧失了2009年与克罗地亚、阿尔巴尼亚一同加入北约的历史性机会。

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民族统一执政后大兴复古之风,以古马其顿历史人物命名车站与机场,并在主要城市竖立亚历山大大帝雕像,这被视为马其顿国家构建的主要方式。此举一方面进一步加剧了与希腊的矛盾,另一方面导致国内认同古代马其顿的民众与认同斯拉夫文化的民众之间的对立,阿尔巴尼亚少数民族甚至视之为将自己边缘化的手段。在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民族统一执政期间,由于国名争议陷入僵局,马其顿加入北约和欧盟进展甚微,甚至陷入停滞。

自2017年6月1日扎埃夫领导的新政府组成以来,新政府对内推动经济改革,打击腐败,对外试图改善与邻国关系,加快马其顿加入欧盟和北约的步伐。扎耶夫总理向希腊伸出橄榄枝,表示希望尽快与希腊解决国名问题的争议。扎耶夫强调马其顿应立刻结束与希腊的敌对关系。他表示,“建立纪念碑和以历史人物对公路、机场和体育馆进行重新命名的时代已经结束。”

2017年6月14日,马其顿外长迪米特洛夫与希腊外长科齐阿斯举行会晤。迪米特洛夫呼吁希腊支持马其顿加入欧盟和北约,而科齐阿斯称一旦国名问题得到解决,希腊将以一切方式支持马其顿加盟入约。解决悬而未决的国名争议似乎已列入议事日程。

马其顿新政府之所以急切推动国名问题的解决,首先在于马其顿政府意识到只有解决与希腊的国名争议,马其顿才可能加快加入北约与欧盟的步伐。2017年6月5日,黑山加入北约。这刺激了8年前丧失加入北约机会的马其顿,迫使新政府寻求加快加入北约步伐的解决之道。马其顿在加入北约和欧盟上需要希腊的支持。

其次,游离在北约和欧盟之外的马其顿成为西方与俄罗斯在巴尔干博弈的场所,马其顿需要在地缘政治上寻找其归宿。在过去10年马其顿在加盟入约上进展缓慢,俄罗斯则加强在巴尔干的存在,试图以各种方式影响巴尔干国家的政治。

俄罗斯试图影响马其顿政治,以阻止马其顿倒向西方。在2016年12月的马其顿大选中,俄罗斯支持前总理格鲁埃夫斯基,抨击西方支持的扎埃夫,指责西方企图瓜分巴尔干,建立大阿尔巴尼亚。因此,扎埃夫新政府试图通过解决国名争议问题,实现加入北约和欧盟的目标。

再次,社会民主联盟政府上台后需要有所作为,展示其不同于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民族统一的政策。新政府上台后,已经放弃前政府的复古政策和对希腊的不妥协政策,与希腊、保加利亚等邻国修好已经成为新政府外交政策的优先重点。

最后,新政府推动国名争议的解决,也有以欧洲一体化和欧洲大西洋一体化稳定国内政局的考虑。2001年达成的《奥赫里德协议》实现了国内和平,为保障阿尔巴尼亚族少数民族的权利奠定了基础。然而马其顿族与阿尔巴尼亚族之间的矛盾,以及马其顿内部革命组织民族统一与社会民主联盟之间的矛盾,并没有得到根本缓解,这造成马其顿政治冲突加剧,政治斗争暴力化。执政党期望通过解决国名争议,进一步稳定国内政局,避免国家陷入新的内乱。

▲2018年6月,马其顿和希腊就马其顿改名一事达成协议后,马其顿民众举行大规模集会 抗议政府就更换国名向希腊“妥协” 视觉中国

2018年6月,马其顿总理扎埃夫与希腊总理齐普拉斯达成协议,马其顿将以一次非强制性公民投票决定是否接受“北马其顿共和国”这一新国名。如果公投接受了”北马其顿共和国“作为新国名,作为回报,希腊将不再在马其顿加入北约和欧盟的进程中执着地使用否决权。

Leave a comment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